写字就要像作画一样乱涂乱抹地去表达



在不知名的城市,和一群不知名的人同在一个屋檐下,喝着不知名的廉价软饮。


我说不够甜呢。然后亲眼看着她认认真真地为我加了一勺半的糖精。


可能我用亲眼这字眼太严重了——市面上几块钱的东西不都这样吗?


很多事情,我们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只是因为见得多。见得多,不约等于更不等于正常。


就六七十年代那会儿,目之所及,每天饿死十来个人有啥大不了。


管他呢,反正喝下去的是我。我没死。



那么问题来了。


我究竟在这里做什么,这里是哪里,我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我现在是谁,我特么在做什么?


出来散散心? 抽口烟? 听听歌?


...


半年前我暗下决心要踏实生活,结果一入樊笼深似海。


一旦跟紧了日程,大脑连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作为一名已然生活在普通的环境中仍然坚持着要演绎出不那么普通的剧本的资深普通人,


其生活并无波澜起伏,那么他生活情趣的优劣体现在他对每一件小事的把握中。


显然,我还是原汁原味地呈现出了一个普通人该有的状态。


最要命的是,我忘记了初衷。


我觉得自己有点迷失了,突然忘记了自己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爱过的人,几乎都走丢了。还在跟前的,也只剩下一副躯壳,里头呆着陌生的面孔。

爱过的歌,再怎么萦绕耳廓,也无法荡起什么涟漪。

每天为了解决生存所需,晕头转向。像草原上为了生存疲于奔命的野兽。


映入眼前的一切,那么地符合逻辑,又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不真切,仿佛梦游。

渴了喝水,累了闭眼,闷了抽烟。

大脑像一台年久失修的大型机器,轰隆轰隆慢悠悠地转,过去的画面却纹丝不动,永远停格在一个瞬间。

我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找不到凌晨心头无一事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冲动。

还是说时代切换得太快,让我无所适从

只有我一个人停留在过去呢。可是身后一如既往,是一片空白。





是的。回不去了。




矛盾。

我知道。大局已定。

不能为你改变更多。我的签名博客、我的衣着装饰、我的言行举止。

彼此心知肚明的结局无法笑纳这些年少无知的种种形式。

不再像从前。一束野蔷薇便能挽留你到下一年春天。

仅仅是换了舞台和起点。

更好的演技。依然只会带来更苦涩的分离。

我知道。这一切大局已定。